MUSAMA

少年都是梦旅人,在时间之海中摇荡着前进

【锤基】巫04

“所以他是你拐来的。”Volstagg斩钉截铁的下定义。

 

“不是!!”Thor此时看起来像只马戏团里被调戏了的狮子。

 

Sif围着人偶转了好几圈了,那兴奋地眼神像看见了一件新兵器。

 

“他是个哑巴?”Hogun换了个比较靠谱的话题。

 

“不...”Thor的发音堵在喉间,人偶确实到现在都没说过话,他只是优雅的立在那,含笑着看着几个躁动的人。

 

“那你至少得介绍一下他吧?”Sif终于停了下来,她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气定神闲的盯着Thor。

 

这可难坏了Thor,他不能从神著里随便捞一个名字给人偶安上,那样的话Sif一定能马上拆穿他,而Ben,Mark这种烂大街的名字又太不符合人偶身上的那种神秘又优雅的气质。又或者告诉他们面前这个黑发男子其实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偶?不不不,他的人偶是矮人们精心铸造的瑰宝,如果他拥有生命,或许他会是一个风度翩翩的阿斯加德贵族,穿着丝绸制的巴洛克服饰,花边绸带掩住他颀长的脖子.....

 

“Loki”一声儒雅而清晰的男声打断了Thor的胡思乱想。

 

Thor抬头,对上了一双绿色的眼睛——那是一双含着水的眼睛,浅绿色的光芒从他浓密的眼睫毛下透出,像绿宝石被糅在了朦胧的水雾中,瑰丽斑斓。

 

“Loki,Loki” Thor把这个名字反复咀嚼了几遍,忍不住偷偷扬起了嘴角。

 

Fandral不满的踹了Thor:“够了啊!你的眼神都快黏人家身上了!”然后换上一副嬉笑的脸一把揽住Loki:“喝酒吗,小兄弟?”

 

“够了够了啊,”Thor像一只护雏的老母鸡似的一把横在Fandral和Loki之间:“他哪也不去,我带他去见母后。”

 

“Fine”Fandral把双手举过肩,一脸的遗憾。

 

Loki跟在Thor后面,脸上显得既疑惑又犹豫。这种表情一直持续到他看见Thor的母亲——神母Frigga。他微微张开口,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“Mother”这个词对Loki来说陌生又熟悉,他由世间孕育的宝物铸成,却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温度,他诞生时无人吻他,他蜕变时无人拥他,他不曾拥有过“母亲”。但他曾在书籍中读到过“母亲”,书上说她们眉目如画,身上带着玫瑰的幽香......那些从前模糊的影像,,在Loki见到Frigga的一刹那忽然清晰起来,他多想投进她的怀抱啊,可他不能,她是Thor的母亲,她不属于他。Loki的脚像生了根,他死死的钉在原地,任凭Frigga和Thor怎么呼唤他都不敢挪动半步。

 

“Kid?”Frigga上前一步,牵住Loki的手,一脸担忧的望着他,她摸摸Loki的额头:“真凉,Thor,你带Loki去好好休息,去吧。”她把Loki的手交到Thor手里。

 

“呃。”Thor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最后还是顺从了母亲的意思,抓起Loki的手。

 

转过一个弯后,Thor迅速的松开了Loki的,换来对方一个不解的眼神。“没什么,我叫宫女给你收拾了一间寝宫,以后你就住那了。”

 

“可以吗?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Loki低下头:“我想我知道我只是个人偶,殿下。”

 

Thor的呼吸一滞,他神情复杂的看着Loki,最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安抚道:“It’s alright.”

 

“我以阿斯加德之王的名义向你保证,没人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

“我以Loki之名向您保证,您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。”

 

“那再好不过了,”Thor哈哈大笑,他拍拍Loki的后背“叫宫女给你换身衣服,今晚刚好有个晚宴,我想你会喜欢的。”

 

 

 

晚宴上,Thor举杯流连在人群中,他的金发在人群中闪闪发光,让他看起来像个太阳般耀眼,而Loki,他站在宴会的一角,几乎快要融在黑暗中。人来人往,人们惊叹于Thor带回来了一个皎如玉树的男子,却又不屑于他的身份——他穿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一个上层社会的绅士,即便他的衣服已经很精美了。

 

并非Thor没有吩咐下去,而是宫女们私下里没有给Loki准备。当她们第一眼看见Loki时,就被Loki的样貌迷得神魂颠倒了,不像她们的王,Loki的美是一种阴柔的美,他的手如柔夷,举止翩翩,一下就撞进了这堆日日夜夜困在金宫里的少女们的心。于是在Loki的门外宫女们为谁去替Loki更衣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选出的两个宫女神气活现的进屋去替Loki换衣服了,剩下的一股脑全挤在门缝边偷偷摸摸的窥看,但没多久,那两个宫女便摔门冲了出来。

 

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宫女们七嘴八舌的问道。

 

进去的一个叫Ann的宫女把手往腰上一插,剑眉一竖,扯着嗓子说:“还美男子呢!就是个乡下来的傻子!”

 

“问他什么都不会答,连排扣要扣哪里、灯笼裤是什么都不知道!也就是看着优雅,宫廷里的规矩一个也不懂!”

 

“天哪!”宫女们此起彼伏的惊叹道。

 

“像他这种又穷又傻的小子,恐怕也就是那张脸蛋值得一看,因此Thor殿下才会把他捡回来的吧!”

 

“是啊,恐怕玩弄一番就扔了。”

 

“啊,真是个可怜的尤物。”

 

宫女们边嫌弃边嬉笑着,讨论着怎么整整房间里的那个“傻子”。最后,宫女们忌于Thor的威严,没有敢过于为难Loki,于是她们给Loki选了一件看似华丽却又与晚宴格格不入的宴服,随随便便搭在了Loki身上便离开了。

 

Loki一个人立在房间里整理着自己的衣物,对于刚刚宫女们的讪笑无动于衷,然后在仆人的报告声中来到宴会,一声不吭的找了个背光的地方靠着,直到一个黑发女人闯入他的眼帘。

 

“嗨。”Sif拿着一杯红酒,随意的找了Loki身旁的一个地方靠着: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越写越觉得自己要好好修炼了

文字功底和以前比差多了,而且词汇量也不够丰富

文章以后就缓更啦,我要好好学习

另外前几章做了一些小的修改,不影响剧情稍后发上来

标签: 锤基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6)
©MUSAMA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