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SAMA

少年都是梦旅人,在时间之海中摇荡着前进

【锤基】Emerald

大刀预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如果我在窗口

手持一朵枯萎的菊花

你会应约而来吗?

会的,因为我怕你会折来一枝玫瑰


Thor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,光线从这个黑发年轻的背后透出,描摹出一个朦胧而又美好画面。   他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垂下的黑色发丝。  

“别碰” 黑发的年轻人轻轻剥开他的手,“别碰。”  

“光线太亮了” Thor忍不住抱怨到,“Loki,我看不清你的脸。”  

他还是伸出手拨弄了一下青年的头发,他们并不是看起来的那般油腻,相反,他们很清爽,摩挲在指尖传递出微微的凉意。这一次Loki没有阻止他。

上一次躺在Loki怀里是什么时候?或者说,上一次躺在一个他爱的人的怀里是什么时候?Thor记不清了。阿斯加德的新王觉得无比惆怅,不知不觉间他失去了那么多,他的世界几乎崩塌,所幸,现在有人陪他一起撑起了这个世界。Thor觉得这个气氛实在是太好了,他是有多久没有和他的弟弟这样平静地挨在一起了呢?于是他想开口说着什么,但在他发出声音之前,“咳。”他突然觉得喉咙有点痒,于是伸手想挠。

这一次,Loki毫不客气地打掉了他的手。“你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没处安放爪子的金毛犬。噢,还是被剃掉毛的。”“好吧,好吧,阿斯加德特产的金毛犬。”Thor眯起眼睛,把视线移到自己弟弟的锁骨上。噢,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看见,衣物完全遮住了Loki精雕细琢的皮肤,但是伟大的阿斯加德新王还是目不转睛地盯了一会,或者还顺带想象了一下,这换来了Loki将一只玻璃杯倒扣在他的没有坏掉的眼睛上。

“你盯够了没有,如果够了,就听我说。” Loki的语气难得的严肃。

“噢,Loki,”Thor低低地笑了一声,“别这么严肃。” Thor的金色大脑袋在Loki的怀里蹭了蹭,“离中庭还早着呢,我们一会可以去外舱喝点小酒。”

Loik的身形一滞:“听着,Thor,有些时候我真想捅死你。”说着他想把放在Thor身上的手拿开,不料呗Thor一把握住,金毛犬在他怀里哼哼唧唧道:“Oh, Loki,你的手以前可没这么凉。”

“Thor!”Loki 听起来有点生气,但他难得的没有掏出他的小刀,“嘘,听我说,你总是不愿意听我说。” “好吧,好吧。”金毛犬微微抬了抬双手,“你接着说,Loki”

Loki对Thor的态度很满意,于是他眨了眨他绿色的眼睛,低声说到:“我刚刚找了Heimdallr聊聊。” “嗯哼?” “我不打算去中庭了。” “什么?!”Thor 几乎从Loki怀里蹦起来,不过Loki一把手把他压了下去,“听我说,我…嗯我只是暂时不太想去,”Loki舔了舔嘴唇,“你知道的,你的那群中庭朋友可不太欢迎我。”

“Oh, Loki.”Thor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今晚用了好几次语气词,“我会和他们解释的,他们都是些心胸开阔的家伙。” “对一个曾经让他们跪下的人?” “呵呵,呵呵。”Thor难为情地挠了挠头,“Strange说过…我是说我的意思是,额,总之他们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“我的小坏蛋,”Thor说着微微支起了上半身,在Loki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,“你又想跑到哪里去?嗯?” Loki显然没有想到Thor会给他一个吻,他愣了愣,随即勾起了一个微笑,“我哪也不去,bro,我永远,永远在你身边。”

“唔。”雷神显然很满意这个答复,于是他翻了个身,Loki抬起手轻轻盖住Thor的眼睛,“再睡一会?怎么样?等你醒了,”Loki俯下身吻了一下Thor的眼角“我有一个小礼物送你。”“那再好不过了。”金毛犬蹭了蹭,睡了过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但愿离去是幸,我愿永不回来。”

Loki看了一眼舱板上堆积的阿斯加德人民的尸体,第一次的,他抑制不住他内心的悲怆,他想嘶吼,想悲鸣,他,想逃。

几分钟前,他看着灭霸出现在他们面前,那该死的肥猪,Loki暗地里这么叫他,只是动了动手指,便让船舱里哀鸿遍野。

他听见灭霸说:臣服吧,蝼蚁。

呵。

一切都结束得太快,快的他根本无暇去思考对策就结束了,现在,他立在灭霸面前,神情恍惚。就在这时,Loki突然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啼哭,一个婴儿的,微弱却充满生命力的啼哭。

噢。

Loki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。

他在交出空间宝石前送走了一些人,顺带在他那被灭霸甩出外太空的哥哥身上施了点法术。灭霸确实发现了,不过,他自大的认为这些残存的蝼蚁并不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,现在他正在欣赏着他手上那颗完美的泛着蓝光的宝石。

“如果您不介意,大人,我想我应该先退下。”

灭霸头也不抬的同意了,于是他没有发现,那个黑发的神祇绕过他,在一堆断壁残垣中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一小团白色的东西。

“嘘,我的小东西。”Loki想起了他的母亲,是不是在那个遥远时空的金宫里,他的母亲也是这样温柔的含笑着,哄着她怀里缩成一团的小糯米的?

“我赠予你,”Loki犹豫着说:“一个作恶多端的邪神,最高的祝福——”Loki哽住了,他这一生说了数不尽的谎言,却鲜少赠予人祝福,那些祝福的话语早就埋没在别人厌恶而又讥讽的目光下了。他的内心像沙漠一样荒芜,而Thor是他的甘露,想到这,Loki又笑了,他低下头,黑发扫过婴儿粉嫩的脸颊,虔诚的吻上了这个孩子的额头——我对Thor的爱有多深,对你的祝福就有多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宇宙的深处,Thor从梦中惊醒,他的目光所及之处,站着一群陌生人。

“Loki呢?”他大吼。

“安静,老兄。”一个乱发的男人倚着操作台示意一旁的女士递给他一个东西。“他给你留了个…礼物。”

Thor低下头,接过棉麻布里包着的小东西,那是一个婴儿,他咯咯咯的朝Thor一笑,眼睛如绿宝石般闪烁着美丽的光芒。

标签: 锤基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2)
热度(25)
©MUSAMA | Powered by LOFTER